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学论文 > 当代文学

沈周绘画艺术研究

一、立“吴门画派”

明朝初期恢复生产,经济得以发展,为文化艺术的发展创造了物质条件。明代极端的中央集权统治派生出严酷的文化专制主义,可怕的文字狱和思想钳制,扼杀了文化艺术的创造,许多文人画家纷纷隐而不仕。文艺思想领域则出现了对“复古”思潮的“反叛”和对传统礼教的“反叛”。哲学上的“本体论”关注人的主体性,肯定人自然之性的合理性与正当性;文艺界的“独抒性灵”说等主旨都在表现人格独立、思想自由和人伦世俗的生活情趣[l]。这种个性自由、个性解放的追求,反映到艺术创作之中。明中期的苏州,经济繁荣,文人墨客辈出(元代的大画家多活动在邻县),随着文人密切的交流,艺术的切磋,以沈周为首的“吴门画派”逐渐形成。沈之前,在苏州虽有知名文人画家,如杜琼、刘压、谢婿、沈贞吉、沈恒吉等外j寸‘‘吴门画派”的创立有直接影响,但他们多格守传统,少创意,终未汇成巨流,好在递传了文人画的衣钵。至沈周,兴起了波澜壮阔的“吴门画派”,取代“院体”与“浙派”在画坛的地位,将明代绘画推向高峰。[z]沈周、文征明、唐寅和仇英被称为“吴门四家”,他们多以文人身份隐仕进行绘画艺术创作,以“自娱”抒发性情,追求明净、洒脱的画风,体现了“吴门画派”的特色。

二、破“幕古”时风,重师法自然

元末明初,在文人画坛有“摹古”之风,出现“家家子久,人人大痴”的现象,沈周能不误时尚,注重师法自然,并在作品中较明显地阐明自己的主题意旨,自然难得,故一时所重。沈从师古中体悟到诸多绘画语言和符号元素,并广泛艺术实践于游览的山林胜境、田园情趣,表现了当时文人生活的幽闲意趣,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体貌。其对山水画的探索较广,可分为写实、抒情、仿古三大类。其写实山水最富特色和意义,如《西山纪游图》卷,以实景作为描绘对象,再现自然真趣,并倾注真切的主观感受。还有《京江送别图》、《魏园雅集图》等。其抒情山水,如《卧游图》册,对自然景色进行理念化的加工,或寄托理想,或抒发情思,籍以自娱、遣兴、适意。其仿古山水,如《仿黄公望春山居图》卷,则反映了他泛学诸家的师承渊源和探微求变的创作态度。众所周知,绘画形式主要指构图、笔法、墨色等因素。其构图布景,虽有繁疏之分,然都注重突出主题,妥帖处理主宾关系,强调虚实相生、错落有致。如《庐山高图》景色繁,然通过山与石,石与泉的虚实穿插,重山叠嶂的凝重与曲折高旋的山势之动静对比,使画面并无迫塞感。[s]其造境强调山J日恢阔的“势”和朴实的“质”,无论高山大川,还是平远小景,都具雄伟壮阔的气势,并在平淡自然、质朴无华的景色中赋以蓬勃生意和高雅真趣,不同于元人萧寂之境,也别于“浙派”粗俗之格。其笔法汲取北宋李郭和明代“浙派”特点,下笔刚劲有力,顿挫跌宕,同时保留董巨和元人的圆润和含蓄笔致。其笔中的刚中有柔,苍中带秀,既改变了元人“软中带硬”的过分内敛,强化了笔道的“骨架”作用,又避免了“浙派”的一味外露霸悍,劲健而不失含蓄,使每一笔都富有韵味。在写意花鸟上,如沈周六十八岁的“写生册”十六页,直接写生,用笔甚精。有玉兰、葡萄、蝴蝶花等,多用彩墨没骨法写之,重墨勾脉破之,给人雅秀、洒脱之感。画幅虽小,能用对称、对比、统一的艺术法则完美协调组织在画面中,显示了沈周的才能,不愧为一代宗师。王世贞说:“此册的石翁,花果十六纸其合者往往登神品。……石田氏乃能以浅色淡墨作之,而神采更自翩翩,所谓妙而真也。”[’j此外,传世制作,还有《落鸟图》、《鸿声唤雨》、《花下睡鹅图》等都表现了自由又沉着的笔法,恬静而生意的画面,单纯而丰饶的美感,无不为世人所慕。

三、诗书画三味一体的自觉

沈周出身于诗画及收藏世家,本身兼长诗书画,终身不仕,致力于书画探索,作为文人的绘画艺术强调作品的文学性,自觉追求“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图的境界。有“画格率出诗意”[e1之评论。沈周借助笔墨寄寓文人士大夫淡泊隐仕的人生理想和态度。作品给人清淡、洒脱、含蓄的美。沈周认识到题画书法对画面整体有点题、平衡画面效果和意味拓展功能,故其对书法有较高的追求和研究,力求书画得到更为密切的结合。其书法初学沈度,晚年弃之直追黄山谷得其风神,修长敬侧,遒劲奇崛,与沈画“粗体”风格一致(沈画五十岁之前多称“细画一细劲线条为之,而后多为“粗画”),如李贞伯《书道之艺》所日“沈石田妙于诗画,然字不甚工。后乃仿黄山谷书,辄得其笔意,盖书画同一机也。”闭另外,其以画融人书法,使书法线条有浓淡、虚实的变化,别具韵味,有别于古人。画上题字、作诗,宋人初始,元人渐多。沈周富有做诗的才华与灵气,一生所写的诗文数以千万计,原有好几种诗集和文钞,现有《耕石斋石田集》行世。且题画诗数量特多,咏物、抒情,“皆清新雄健”,轻松舒朗,多有情趣,给人以联想。由于他将中国题画诗艺术推到了一个历史新高度,因而出现了明清两代直至今天画坛的“有画必题”的风气。画家在画面上用书法来抒发自己的感受和见解,使书法、绘画融合成为有机的整体。沈周针对画面内容需要作诗引意,或根据视觉平衡落款,又有长款、短款、穷款之别,正如钱杜论沈画“书佳而行款得地,画亦随之增色”。[sj再之其对印章的内容、大小、位置也较为讲究。诗、书、画、印这一综合形式成为沈周等明清文人画创作的一种自觉要求。在他及其影响下之画家的艺术实践下,中国画的这种美学特征得以固存下来。这样,集画家、书法家、诗人一身三任,自兹成为中国文人画家的一种基本要求和理想。

四、推动文人画进一步发展

明朝中叶以后,随着文艺思想中主体意识的觉醒和自我意识的标榜,情感内蕴的变化或人世情绪的滋长,以画寄情的文人画得到迅速发展。以沈周为首的吴门画派在创作宗旨上遵循宋元文人画的主张,重视以画寄情,不过元人画家多追求萧寂清凉的意境,这和当时少数民族当权下产生性情压抑有关。至明沈周时,情况则不同。如沈周六十岁时自题诗云:“自是田间快活民,太平生长六经旬。不优天下无今日,但愿朝廷用好人。”他以真正悠闲的心情游怡山川,寄情书画,尽兴发挥艺术怡情养性的功能。其所创造的优美动人的意境,无疑是升华了文人画的意境。沈周在绘画艺术上是集大成者,在绘画题材、画科及技法上有积极的探索,也为文人画的发展开拓了天地。在山水上,描绘书斋、庭院、园林、游览的山林、江湖、名胜以及出居、雅集、造访、送别等活动,并融人浓郁的生活情趣和真挚的情感,展现出多风貌的优美境界。正如沈周云:“远山一起一伏则有势,疏林或高或下则有情。”间在写意花鸟上,元人描绘梅、兰、竹、石成为时尚。沈在此基础上,加进了禽鸟和其它花卉,尤其用水墨画牡丹、荷花和绚烂的公鸡、翠鸟之类花鸟,既冲淡了文人画与院体之间的界限,又使院体画题材趋于“文人画”化。在笔墨技法上,沈周承接宋元文人画衣钵,注重笔墨韵味,山水上以水墨为主,墨色滋润,尤喜淡墨勾勒效擦,丰质;山脚、矾头浓墨点苔,醒神。同时水墨又具浓淡变化,富层次感。其没骨花鸟多有恬静、淡雅之感,写意花鸟多以纵逸的笔势,淋漓的水墨洗练的造型,突破了宋元文人写意花鸟画较为规整的格式,更具脱略形似的写意韵味,同时在简纵的笔墨中又富有丰富而细微的变化,追求蕴籍、清雅的笔墨情趣,体现出文人画所独具的“逸格”即文雅之气,不同于法常、梁楷等人过于纵横和烂熟,带莽气和作气的水墨写意花鸟。其所追求面貌多样的目标,使文人画的表现内容,笔墨程式法则则趋于完整和至善。

五、影响

沈周是我国十五世纪下半叶戴进之后最有影响的画家。其艺精博,擅长山水、花鸟、人物各科,水墨、青绿、浅绛等表现形式兼善,是艺苑中的全才,而且博采众长,融为一体,是位集大成的画家。其随和、仁慈的性格,笃友、澹泊的品行,使他成为吴中人士敬重的长者。其艺术也洋溢着淳朴、磊落、豁达、儒雅的气质,画艺广为人们称颂和追踪。如王鉴在《石田墓志铭》中所述:“近自经师,远至闽楚川广,无不购求其迹,以为珍玩。风流文翰,照映一时,其亦盛矣!”世人仿其作品谋生者不少,据祝枝山记述沈周画的“片褚朝出,午已见其副本,有不日到处有之,凡十余本者。"[l0]吴门画派经沈周、文征明创建后,在当时形成很强阵营,代有传人。沈有较多追随者,家传子孙有沈幽、沈召、沈丝、沈芦洲、沈颖、沈循等人;学生和传人有文征明、张复、项承恩、盛时泰、吴麟、周用、雷鲤、陈铎、陈焕、陆文、俞希连、孙艾、宗周、谢时臣、陈天定、杜翼龙、朱南雍、李著、徐弘泽等人。其中不乏名家如文征明、谢时臣等。沈山水画流传较多,为时人及后人留下欣赏、研习的丰富资料。如四十岁前的代表作《园池文会图》和《为叔善作水墨山水》,四十岁后画的《庐山高图》是他精心制作的巨幅山水。还有《沧州趣图》、《看山欲雨图》、《夜坐图》、《匡山秋界图》及《石田诗体田册户,〕等作品都具吴门画派特色:潇洒、秀润、明丽。其写意花鸟画除了勾花叶法,还有纯用没骨法、双勾法、水墨淡彩法,种种表现方法,都是在花鸟画技法上作出新的拓展。由于其用书法人画,其水墨花鸟沉着、浑厚。值得一提的是其在造型上突出花鸟某些特殊性格,创造了“不似之似”的艺术形象,所以有评日其开创了真正意义上的“水墨写意花鸟画”。其表现内容及艺术形式的探索直接影响了后来杰出的写意花鸟画家陈淳和徐渭,把水墨写意花鸟画推向了高峰。

六、结语

在当今东西文化艺术交流平台多样、中国画艺术探索呈现多元的背景下,研究沈周的艺术探索,学习、借鉴其闪光点,有助于梳理调整自己的艺术探索目标和方向,以期创作出有民族性的绘画精品。

热门文章